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时尚

苏轼的诗有哪些

  

  前面写了篇文章,有朋友问中国诗歌前四中是不是有苏轼,让我给剔除了出去。后来看很多留言虽然对前四是哪四位有不同意见,但大致上对将苏轼和辛弃疾从诗人前四中排除是没有意见的。

  可见大多数朋友意见是一致的。

  但是并不是说苏东坡的诗不行,而是他实在太能干,词牌、散文、国画、书法、哲学都是翘楚。相对这些方面的崇高地位,他在诗方面创建不多,甚至没有。这并不是说他写得不好,也并非他个人原因,而是进入宋朝,词牌崛起,逐渐取代了诗的日常使用功能而已,是之谓“诗词合流”——而这一行为的始作俑者,就是我们伟大的苏东坡先生。

  这也奠定了苏轼在词牌史上的关键地位,而他的诗只是反映了他的文采和思想,于诗风、诗体上并没有大的建树。

  

  要看某个人的诗怎么样,需要大量地阅读他不同时间段的作品。宋初有些人在文采上不及苏辛,却在诗风归正上提出了理论,引导了欧阳修的诗文复古运动,比如梅尧臣(还有一个忘了),他们的诗作没有这么鲜活,但是他们的引导作用在诗文史上要比苏轼、辛弃疾重要。

  再打个简单的比方,众所周知辛弃疾是宋词,甚至是整个中国词牌史的最高峰,但是我们提起词牌史上的三巨头来,却是柳永、苏轼、周邦彦,没有辛弃疾什么事情。为什么呢?柳永将小令发展为长调,拓宽词牌体式;苏轼以诗入词,拓宽词牌主题;而周邦彦规整了所有词牌,成为集大成者,我们称之为“词中老杜”——这种角度就是从词牌体式发展来看,个人艺术成就虽然不及辛弃疾,但是于关键时刻起关键作用,才能成为关键人物。

  而宋朝诗人虽然流派非常多,有西昆体(承李商隐),有反对西昆体走火入魔的太学体,有香山体(承白居易),有江西诗派(承杜甫),还有四灵诗派,江湖诗派,一片洋洋大观,但是我们现在能记得多少诗人呢?大概就是王安石、苏轼、黄庭坚、陆游、范成大、杨万里,而这其中,北宋气象高于南宋,所以宋朝诗人要选三巨头,就是王安石、苏轼、黄庭坚。假如我们要弄个绝代双骄,黄庭坚就出局,剩下王安石、苏轼。

  

  所以,你看苏轼觉得他的诗一般,实际上他的水平在宋诗中已经是坐稳了第二把交椅的。

  这与文采无关,他文采高,但是太分散了,而且明显在其他领域成就更高。

  苏轼的文学成就就是满天星河,诗只是其中最不亮的一颗。

  王安石年轻的时候看不起诗,视之为末技,但是文采是妥妥的,即便是以诗言事的《明妃曲二首》,也是妥妥地古体翘楚。在他退休之后,隐居半山,诗风开始走向唐诗风格,而风云半生的经历又为他的意境添加了一份淡然。因此王安石晚年的荆公体,成为了宋诗没有被理学污染的一片纯洁天地。他以此占据了宋诗的最高峰,也只是像唐诗而已。

  宋诗被理学思想侵袭,词牌占据了下层娱乐阵地,诗在主观和客观上都和老百姓划清了界限,也就失去了生活热烈的创造源泉。所以宋诗就像板着面孔的高知美女,远远地,穿透心灵地看着你——美则美矣,但是并不讨喜。

  在这种环境下,整体出不了大唐至情至性的诗歌特色——诗歌的情感轻了,自然就失去了味道。

  

  我们看苏轼最流行的一些诗句:“只缘身在此山中”、“春宵一刻值千金”、“春江水暖鸭先知”、“一树梨花压海棠”,无不是在讲道理。

  这就是典型的宋诗特色。

  说教有谁爱听?怎么才能让人爱听?生动、比喻,用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来潜移默化地讲自己的道理。

  而这正是天性幽默乐观,又有才情的苏东坡最擅长干的事情。

  老百姓能记住的,流传最广的苏轼诗句无一不是这种通俗易懂,比喻生动有趣的作品。

  他是用精致的语言在讲道理,而唐诗是用天然的语言来抒发感情。

  这就是唐诗高于宋诗的地方,也是王安石的半山体要比苏轼诗更好的原因。

  所以,和整个唐朝的诗人比起来,苏轼的诗是堕了下风的,这种下风并非文采、人品导致,而是时代文风的影响,是诗歌史、诗词史自然发展的趋势。

  

  宋诗也是诗歌史上的一个高峰,但是永远在唐诗之下,要不然怎么说“唐诗宋词”呢?

  但是和后来者,特别是近现代古诗创作者来比的话,苏轼的诗已经算是天人之作。

关于作者: vray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