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时尚

古今描写战争的诗词

  

  这一阶段,根据7月18日埃及发表的驱逐苏联人员的声明,苏联人陆续撤走之后,埃及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加强对第四次中东战争的准备。真正加快战争准备步伐是在1973年初,而实际着手制定第四次中东战争计划是1972年11月。1972年10月26日,伊斯梅尔将军被任命为国防部长兼最高司令官,沙兹利将军就任总参谋长。萨达特总统定下了以现有武器装备进行有限战争的决心。

  弄清驱逐苏联人员的原因和经过,对于深入研究、认识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的原因和战争的特点是很重要的。据《1973年战略调查》称,驱逐1.9万名苏联人员的主要原因是苏联拒绝了1972年夏向埃及提供进攻性武器的要求。据信,这一拒绝是根据1972年5月,莫斯科美苏首脑会谈中缔结的美苏第一阶段限制战略武器协定精神作出的。另外,

  据1973年约翰·金奇所著《巴勒斯坦或以色列》一书称,萨达特总统曾对《新闻周刊》的编辑们说;“我之所以作出指示让苏联人员撤走,是因为1972年6月1日向莫斯科提出了包括七项内容的质询书,而勃列日涅夫拒绝给予明确的答复。”萨达特又说:“因为苏联对质询书未作答复,直到6月15日仍无回音,我又写了一封信。三周以后,苏联大使告诉我,莫斯科有了回音。……该信第2页攻击海卡尔是对两国关系恶化负有责任的人物。第3页也是反复地攻击海卡尔。我对此很气愤,决心当着苏联大使的面采取措施。我立即作出以下指示;

  1.从7月17日开始,在10天内撤走埃军中的全部苏联顾问,

  2.苏联的军事设施全部由埃及接管;

  3.苏联的军事装备卖给埃及或者从埃及撤走,

  4.所有埃及同苏联之间的交涉,只能在开罗进行。”就这样,苏联顾问撤走了。但约翰·金奇的著作认为,事情进行得并不那么简单,就是在1973年2月2日举行的第三次勃列日涅夫——萨达特会谈,还显然讨论了苏联人员撤离埃及的问题。事实上,这一时期,苏联强调的主要是两点,即放弃行使武力以及所有国家和平共处——这是它有关中东政策的首次重大修正。在1973年2月哈菲兹·伊斯梅尔访问莫斯科时,苏联申明它对中东奉行“不干予政策”。而埃及当然要从以和平谈判为目标的外交路线向武力解决的方向转变。它的这一征兆在1973年3月26日第一次显现出来。萨达特总统在开罗的人民议会会议上宣布自己兼任总理。他说:“全面对抗局面已难以避免。

  不管愿意与否,我们已经面临这样的局面。我们必须不顾一切牺牲,准备军事行动。……要首先完成军事准备,其次在阿拉伯世界展开外交活动。”对于埃及将为解放西奈而战的豪言壮语,当时是没有人相信的。人们认为这是故技重演,是再次做给国内人民看的。1971年10月,当时埃及明明知道自己处于不能打仗的状态,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萨达特居然下达了夺回西奈的军事行动命令。这一次,在苏联顾问撤离的情况下,萨达特又表示要打仗了。对此,谁都不会轻易相信。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埃及走向战争的道路是险峻而困难的,然而,埃及还是稳步地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了。4月21-22日,在开罗召开阿拉伯国家参谋长会议以后,6月12日,萨达特总统说服了阿萨德总统,后者同意把战争目标限,定在收复失地的范围内。8月5日,埃叙两国召开会议,研究了对以作战问题。最后,9月12日,两国总统在开罗签署了协定。就这样,经数月协商的战争计划终于落实下来。

  8月5日,埃及的阿布杜勒·拉齐夫·纳加尔少将,在大马士革同叙内务部长阿里·扎扎及军方领导人举行会谈,研究了“对以色列作战”问题。那么,这个作战计划的基本内容是什么呢?法国安德烈·博弗尔将军在十月战争结束后不久实地考察了阿方参战国,并写了文章登在法国三军机关报上。他的文章为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了线索。文章说,伊斯梅尔将军于1972年10月被任命为阿拉伯联军总司令。从1973年初起,埃及开始加速战争准备。1973年9月12日,研究了苏伊士运河水流情况和月令等,确定于10月6日开战。埃方考虑初战以突然袭击和夜间进攻为主。作战当然要埃、叙同时发起进攻。战争初期遇到的难题是,南面要渡过苏伊士运河,北面要突破戈兰高地的防坦克壕。·外,在进攻开始时刻(H时)的选定上,埃叙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分歧。埃及希望在日没前开始,这样便于尽快地利用夜间作战;叙利亚希望清晨开始,这样可以背着太阳战斗。可是,为了达成突然性,南北两面又必须同时开始进攻。最后不得已,把进攻开始时刻规定为14时。这一时刻是10月3日伊斯梅尔将军在大马士革同叙协商后确定的。其结果正如预料的那样,叙军在初战时吃了亏,损失了大量坦克。

  另一个重大决定是,对以色列的作战“必须在地区上有所限制,在时间上尽可能拖长,以便迫使以色列消耗它的国力、兵力”。另外,还重视防止以军利用机动作战,在关键性战斗中快速取胜。为此,阿方采取的一般性措施是,保证防御的韧性,即利用现代武器实施纵深梯次配置,构成多道防线,尽可能长时间地灵活运用自己的防御能力;必须避免采取准备不足的机动作战。从上述观点出发,需要把作战分为三个阶段,即:

  第一阶段,南北同时实施总攻,在叙利亚战线还要投入飞机作战;第二阶段,集中力量于埃及战线,如果可能要进至西奈半岛的鞍部;第三阶段,作战重点放在西奈战线。

  根据这一基本设想,伊斯梅尔将军指挥的西奈正面作战又可分为两个阶段。即第一阶段为渡河和建立桥头阵地;第二阶段为前出至米特拉、吉迪、哈特米亚山隘一线,完全控制米特拉山隘,对吉迪山隘则尽可能夺取之。埃及最重视的是第一阶段作战,他们依据苏军教范制定的渡河作战计划,几年来不断地进行演习。他们认为第一阶段作战的重要性可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对马奇诺防线的突破相比。

  埃军的整个作战计划贯穿两个思想:不重蹈六天战争覆辙的思想,根据埃军特点进行战斗的思想。事实上:,埃军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重视的事项是:1.先发制人的进攻即使取得了成功,也不拉长战线和补给线,2.避免同以空军进行空战,用防空导弹掩护地面部队;3.装甲部队前进时,先要把导弹向前推进;4.为保护政府的信誉,发表战报时不夸大战果。所有这些都来自六天战争的痛苦体验与教训。特别是在对空防护方面,强调慎之又慎。其次是沙兹利将军的堪称阿拉伯式战法的“绞肉机式的战斗”。这种战斗遭受的损失虽然大,但却是一种稳妥的战法,毋宁说具有较多的阵地战因素。这也是六天战争时根据苏军的军事原则指挥作战,遭到惨败后得到的宝贵教训。有了这些宝贵的教训,也才有符合民族特性的战法。这种绞肉机式的战斗,据说是沙兹利将军惯用的战法。沙兹利将军参加过历次阿以战争。特别是在六天战争中,他担任特别装甲师师长,指挥部队向内格夫沙漠挺进,在西奈半岛东部的“纳哈尔”村,被沙龙将军(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指挥以军实施渡河进攻作战的师长)切断后路,体验了溃败的痛苦和教训。从这种体验中,他总结出不拉长后勤供应线的全线防御式的机动较少的稳扎稳打的作战形式。沙兹利将军这次以总参谋长的身份,第四次登上了战争舞台。

关于作者: vray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