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时尚

杨广的诗词

  提到杨广这个人,我们对他的印象已经趋近脸谱化:残暴、荒淫,无道昏君。

  但杨广真的毫无长处了吗?

  并不是呢,抛开他皇帝身份外,他还是隋唐时期最好的几个诗人之一,连后世借鉴他名作的几首诗词也都成为了名家大作。

  唐太宗李世民和魏征聊天时,论及他空有满腹才华,却行事荒唐时,也叹息不已:“朕观《隋炀帝集》,文辞奥博,亦知是尧、舜而非桀、纣,然行事何其反也!”

  

  【李世民剧照】

  古代的诗歌,最早是读书人为了表达自己内心的某种情感,用凝练的语言搭配上独特的韵律创作出的“民歌”。

  《毛诗-大序》:“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按照风格分类,诗歌的流派很多,诸如汉代写实的乐府诗,陈朝以宫廷为中心的宫体诗,唐代的边塞诗……

  隋炀帝所处的时代,正是诗歌发展的一个低谷期。

  对于当时的诗坛,闻一多先生更是直言心中的不屑:这其间没有出过一个第一流的诗人。那是一个以声律的发明与批评的勃兴为人所推重,但论到诗的本身,则为人所诟病的时期。没有第一流诗人,甚至没有任何诗人,不是桩罪过。那只是一个消极的缺憾。但这时期却犯了一桩积极的罪。它不是一个空白,而是一个污点……

  闻一多先生口中“人人眼角里是淫荡”“人人心中怀着鬼胎”的诗歌,正是当时流行的“宫体诗”,在这些宫体诗里,诗人们歌咏着宫殿的华美、宫廷宴会的热闹,他们的眼中唯有美酒、佳人:

  丽宇芳林对高阁,新装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陈后主《玉树后庭花》

  

  【宫廷宴会剧照】

  南陈的君臣们,在酒色中沉湎的时刻,北方的隋文帝杨坚可没闲着,他从北周静帝手中接过皇位后,便一直励精图治,打算做一位圣明君王。

  589年,陈后主祯明三年正月,隋总管贺若弼、韩擒虎率大军南渡,兵临南陈首都建康。

  这是一个流血的日子,往日繁华的建康城,如今到处是厮杀声、尖叫哭喊声,达官显贵要么忙着收拾家产逃亡,要么便是早就拿定主意正带着家眷前往隋军大营改换门庭。

  灭国已成定局,南陈后主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

  这位昔日的王者,如今只有尚书仆射袁宪和数十宫人相随,落魄的他东躲西藏,试图逃过这一劫。

  尚书仆射袁宪在一旁劝他,陛下咱们投降吧,这样至少可保性命无忧:”北兵之入,必无所犯,大事如此,陛下安之。臣愿陛下正衣冠,御前殿,依梁武见侯景故事。”

  陈后主愤然拒绝了袁宪的意见,他坚信:我自有妙计,可以脱身。

  当韩擒虎拿下建康城后,让隋朝将士们啼笑皆非的一幕发生了:南陈后主想来个“灯下黑”,躲过隋朝士兵的抓捕——他领着数十个宫人藏到了井里。

  《陈书·本纪第六后主》:后主闻兵至,从宫人十馀出后堂景阳殿,将自投于井。

  

  【躲在井中的陈后主剧照】

  陈朝的历史翻页了,魏晋南北朝以来中国数百年的分裂史也到此结束,隋朝成为了这片大地新的管理者。

  我们所熟知的隋炀帝杨广,便是隋朝的第二位君王。

  大业五年,隋炀帝杨广为了向西域各国展示隋朝的国威,他从大兴城(今西安)出发,向西前往位于甘肃省西北部的张掖郡巡视。

  这次西巡历时半年,杨广吃尽了苦头,不过他展示国力的目的也算达到了,“帝至燕支山,伯雅、吐屯设等及西域二十七国谒于道左,皆令佩金玉,被锦罽,焚香奏乐,歌舞喧噪。”(《资治通鉴》)

  本次西巡中,杨广作了一首《饮马长城窟行》:

  肃肃秋风起,悠悠行万里。

  万里何所行,横漠筑长城。

  岂合小子智,先圣之所营。

  树兹万世策,安此亿兆生。

  讵敢惮焦思,高枕于上京。

  ……

  借问长城侯,单于入朝谒。

  浊气静天山,晨光照高阙。

  释兵仍振旅,要荒事万举。

  饮至告言旋,功归清庙前。

  这首诗,杨广以一名帝王的角度,表现出了自己居安思危,不敢荒于政事、沉迷享乐的远大抱负。他的诗中透露出一名君王的霸气,他要开创一个万世长存的帝国,让亿万人民能够安居乐业,不受他人欺辱。

  由此,便有了此次西巡张掖郡的举动。

  时人评价杨广的这首诗“颇有魏武之风”,《诗镜总论》也说他一改陈后主时期宫体诗“披靡颓败”的风格:“隋炀起敝,风骨凝然”,“隋炀从华得素,譬诸红艳丛中,清标自出”。

  

  【杨广剧照】

  简单说来,隋炀帝杨广在诗坛上:宛如一股清流。

  最能体现杨广是文坛清流的两首作品,分别是《春江花月夜》和《野望》。

  《春江花月夜》原本是南陈后主所作的艳曲之一,杨广将这首演绎出了另一种风味:

  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

  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读此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傍晚平静的江海,就着月色,远远望去我们可以看见此时春花在岸边缓缓盛开时美丽的景色。

  微风拂过江面时,流波冲淡了水面上月亮的倒影,汹涌的潮水中闪烁着点点星光。

  这幅画面想必大家并不陌生,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中,最出彩的一句便是源自此处: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同样是“春江”、“潮水”、“明月”,只不过杨广要先于张若虚所作,所以,此处张若虚应当是借助了隋炀帝刻画的意境,来营造那种“江流照明月,潮水拥星光”的绝美景象。

  

  【春江秋月夜】

  杨广的另一首名作《野望》,同样成就了不少大家之作:

  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斜阳欲落处,一望黯消魂。

  ——杨广《野望》

  “寒鸦”、“流水”、“孤村”、“斜阳”,这四种萧瑟的意象,刻画出了一副萧瑟、孤寂的画面,更重要的是它浑然天成,采取的都是生活中很普遍的场景,很容易便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具有极强的感染力。

  杨广的这首诗,成就了秦观的《满庭芳·山抹微云》,以及马致远的《秋思》:

  “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满庭芳·山抹微云》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秋思》

  单论诗词,不得不说,隋炀帝杨广确实是一位顶尖的大佬。

  

  【杨广】

  似隋炀帝、李煜这般的人物,我时常在想,他们若不是生在帝王家,会不会又是另一番光景呢?

  在《南怀瑾谈历史与人生》一书中,南怀瑾先生叹息隋炀帝若不为天子,便会成为后人口中所称赞的名士了。

  对于这点,我相当认同,如杨广这样杰出的诗人,若不为帝王,必将是传颂千古的文坛大家。

关于作者: vray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