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时尚

将进酒 李白

  很多人都读过李白的《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然而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唐朝另一天才诗人也曾写过《将进酒》。

  此人便是唐朝最短命的诗人,诗鬼李贺。

  全诗如下: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

  烹龙炮凤玉脂泣,罗帏绣幕围香风。

  吹龙笛,击鼍鼓;皓齿歌,细腰舞。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劝君终日酩酊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

  李贺应该算是唐朝最令人痛惜的诗人了。

  他是继屈原和李白之后,又一位以“浪漫主义”著称的诗人。

  若不是29岁就英年早逝,也许在诗坛上的地位还能更上一层楼。

  

  这首《将进酒》也是一首劝酒歌,不像李白那样潇洒豪迈,而是符合他一贯瑰艳凄冷的文风,整篇有种直击人心的力量,给人以深刻的精神感受。

  诗歌开头五句描写的是宴饮的景象,诗人不吝华丽的辞藻,将这样的场面描写得缤纷绚烂,绮丽多姿,令人读后也不禁心神荡漾。

  晶莹剔透的琉璃杯中,盛满了琥珀色的美酒,酒色浓烈得就像火红的珍珠。

  经过炮制后的龙肝凤髓沾满了油脂,点点滴滴,就像哭泣的泪珠儿。

  用绫罗锦绣制成的帷幕,高挂在厅堂上,也挡不住那逼人的香气。

  诗人不遗余力地搬出华丽的辞藻,将这些美酒美食一一罗列出来,令人目不暇接。

  “烹龙炮凤”烹煮的并不是真正的龙凤,而是以此来衬托食物之精美珍贵,后来这个词也成了成语,除了表示菜肴的豪奢,也用来比喻技艺的高超。

  

  接着的四句描写的是歌舞相伴的场景,衣香鬓影,美得令人心醉。

  帷幕内传来宛如龙吟的笛声,还有叮咚的鼓声,互相和鸣,宛如天籁。

  明眸皓齿,纤腰不盈一握的歌女们,清歌妙舞,令人如痴如醉。

  短短10多字,便描绘了一个有声有色的歌舞场面,这仿佛已经不是一般的宴饮了。

  正因如此豪奢的狂欢,所以当下文翻转时,才会令人那样伤感。

  接下来笔锋一转,出人意料地写到了黄昏暮春,甚至是“坟上土”这样凄冷的意象,如此悬殊的对比,将诗人的悲伤之情无限地放大了。

  春光正美,可是太阳却悄悄地移到了地平线,夜幕即将降临。

  风华正茂,可是白发却悄然而生。

  看着桃园中的花瓣随风而落,令人目眩神迷。

  

  想伸出手挽留这即将消逝的春天,却又无能为力。

  望着空荡荡的枝头,沐浴在那缤纷的花雨中,诗人的心中伤感到了极致。

  美味佳肴,莺歌燕舞,也是食之无味,观之无感。

  所以最后诗人才会劝告人们不如及时行乐,不然如刘伶化为一抔黄土,就是想喝也喝不上了。

  刘伶是“竹林七贤”之一,以嗜酒闻名于世。

  他曾说“天生我刘伶,酒是我的命”,他常常提着一壶酒,坐着鹿车,身后跟着仆人,扛着铁楸,人皆好奇,他道:“若醉死救埋了”。

  都说李白好酒,却也没想他那般醉生梦死。

  南北朝时局混乱,他又不愿出仕,与世俗同流合污,只能常常以酒浇心中块垒。

  好酒如他,死后想喝酒也是不可得,如此反差,更加深了痛苦。

  

  诗歌前半部的宴饮有多豪奢华丽,后半部的感伤就有多深刻。

  一个极喜,一个极悲,却又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在这巨大的反差中,将诗人对生命苦短的悲愁之情写到了极致,引起了千古共鸣。

  李白曾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何等潇洒。

  可李贺这里却是以“死后的悲凉”来阐明人生当及时行乐的观点,虽不如李白的豪迈大气,却也十分震撼人心。

  不知你更喜欢哪一首《将进酒》?

关于作者: vray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