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新闻

岳父岳母真难当

  2014年的法国电影《岳父岳母真难当》讲述的是这样一个故事,一对法国中产有四个女儿,正值全球化快速蔓延,他们做噩梦都想不到日后家中会迎来穆斯林、犹太人、中国人和非洲人四个肤色各异的女婿。这些肤色不是随机设置,他们正是当下法国人口的缩影。

  请注意这对夫妇的表情,从大女儿嫁给穆斯林起,父母的表情就迷之尴尬,直至三女儿嫁给中国人,带着纱帽和墨镜也挡不住内心的沮丧。也许本片的法语名《天哪我做错了什么》更能反映法国传统家庭受外族女婿入侵时受到的一万点暴击。

  给大家推荐这部电影,除了放松娱乐,深层意义在于,我们在了解欧洲移民问题的基础上,可以了解进一步不同国家不同民族间如何跨文化沟通。毕竟,随着中国国际化程度日益增强,我们在工作学习中,需要多元文化沟通交流的场合也越来越多,求同存异,才能良好合作。好了,是时候让女婿们出场了,大幕已经拉开,请搬好小板凳。

  与法国球星齐达内一样,大女婿来自原法属殖民地阿尔及利亚。首次亮相是婚礼,第二次就是妻子怀孕,这或许暗合了穆斯林强大的生育率。

  法国平均生育率1.8,而法国穆斯林生育率是8.1,穆斯林人口已占到法国总人口的10%,20岁以下人口中30%都是穆斯林。

  法国曾鼓励穆斯林与法国人通婚来消化穆斯林,而穆斯林却通过“用脚投票”和“子宫战争”改写着法兰西的成色,无论是否筑梦“法兰西斯坦”,他们都共同构成了“法国选民”。

  片中大女儿提议给孩子起名 “安东尼”或 “卢卡”,穆斯林提议 “穆罕穆德”。岳父岳母嘴上说都好,又嘀咕“穆罕穆德怕是不好驾驭”,“发音听起来像是猛犸象”。

  犹太人在欧洲远没有了昨日风光,中国女婿无情挤兑他:犹太人驰骋金融业的时代结束,现在是中国人的天下。

  相对于做律师的穆斯林姐夫,做金融的中国妹夫,犹太女婿的人设相对潦倒,拉项目、找贷款都不顺利。这或许也是当下法国犹太人的写照。

  与犹太人不同,中国女婿的人设充分体现了海外华人的扬眉吐气。

  与传统的来自浙江的开餐馆或小型加工厂的一代中国移民不同,三女婿身为金融新贵,受过良好西方教育,法语纯正,穿正装三件套,参加天主教弥撒,跟移民1.0相比,这类移民更接近法国主流社会。

  1.他继承了父辈的生意头脑。

  犹太姐夫想做犹太有机食品,因目标顾客群太少被银行拒贷,他建议改做有机清真食品,目标客户群由60万犹太人变为500万穆斯林。

  2.他有中国人的世故圆融。

  家庭撕逼时他善用行业优势掌握话语权,打击对方时威胁“别想从我这里搞到贷款”,想拉近关系时“可以来我的银行谈谈你的生意”。在大家为非洲未婚夫烦恼时,他提出找出黑人的弱点搅黄婚事。

  前三个女儿沦陷,父母把唯一希望寄与小女儿,所以小女儿带黑人男友见父母时,他们的表情是这样的。

  黑人小哥的肤色给这对夫妇致命一击:父亲通过伐木发泄郁闷,母亲则患上抑郁症,梦见自己带着黑人外孙被误认为是加蓬驻法大使家的保姆。

  而更大的打击来自于非洲亲家。非洲女婿的老爸一出场就长袍加身霸气侧漏,一口一个“听到歧视黑人的言论一定要揍扁他”,在婚礼花销上也坚持让女方出婚礼全部开支。一度将婚礼前的谈判推向僵局。

  为促进家庭和睦,一家人开始努力尝试理解彼此,从心出发,重新接纳。

  尊重各自的饮食习惯和民族传统,比如圣诞节母亲为女婿们做了三种口味的火鸡,完全尊重了他们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再互相拆台,而是互帮互助,优势互补。女婿们找到事业上相互助力的方向,一起欢庆圣诞夜,合唱国歌《马赛曲》,堆出一个中国眉眼、戴伊斯兰帽、留犹太胡子的多民族融合的搞笑雪人。

  最终,小女儿经历一路坎坷,成功嫁给非洲小哥。婚礼上出现了世界人民大团结的美好结局。在一家人的共同努力下,爱,最终战胜了矛盾,理解,最终融化了分歧。

  拿破仑说:法国这个国家就像一个美丽的女人,只能听命于伟大领袖,否则就会惊慌失措。

  每当人类到了危急时刻,法国总会有大师级人物出现,伏尔泰、卢梭、维克多·雨果,这些安息于巴黎先贤祠里的大师们,曾引领欧洲甚至整个人类文明前行。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法国会妥善处理好移民问题,多民族融合也会创造出更灿烂的文化。

  这部欢快幽默的法国喜剧讲完了,片中的四个女婿你最看好谁,中国女婿是否最赞,在跨文化沟通交流方面是否有所收获?欢迎评论留言。

  –END—

关于作者: vray

热门文章